黑暗是路途,光明是去处
  • 来源:
  • 河南工人日报
  • 浏览次数:
  • 2061 次
  • 时间:
  • 2021-01-25 17:12

黑暗是路途,光明是去处
——我看草婴先生译列夫·托尔斯泰

 

□柏英

    2018年以来,我开始编辑草婴译列夫·托尔斯泰小说。在对照托翁的原著核查的过程中,我常常不由自主地自言自语:“草婴先生,您这样处理是为了……吗?”“草婴先生,您这样转换真是妙啊。”“草婴先生,您几十年前的翻译策略现在开始有更多的人接受了,您真有先见之明。”……与此同时,我心中也生出了一个疑问:为什么草婴先生能够完整而精准地再现列夫·托尔斯泰的小说世界?

    从20世纪40年代初选择普拉东诺夫的《老人》,到50年代选择肖洛霍夫的《一个人的遭遇》,再到60年代选择莱蒙托夫的《当代英雄》,草婴始终在翻译工作中回答一个问题:我是谁?我要怎么面对过去?我要怎么面对未来?正是基于一个翻译工作者的社会担当、文化担当,草婴先生在积累了丰富的翻译经验、经历了罕见的历史波折后,在70年代选择了列夫·托尔斯泰。草婴先生曾经告诫女儿,做事要专心,专心把一件事做好。他身体力行,把翻译生涯的最后一站全部用于列夫·托尔斯泰的小说翻译。这是一个不轻松的决定,也是一个睿智的决定。

    对作家越了解,对作品背景越了解,才越有可能翻译得到位,越有可能让读者明了作品中的台词与潜台词。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。在托翁82年的岁月里,从开始写作《战争与和平》的1863年,到写完《复活》的1899年,共36年。如果从1852年他发表处女作《童年》算起,在58年的创作生涯中,这36年是作品成就斐然的36年,是作家思想裂变的36年。《战争与和平》历时6年完成,修改了7次,完稿后托翁甚至累病了。他写《安娜·卡列尼娜》花了5年,修改了12次,写到安娜香消玉殒的时候潸然泪下。《复活》篇幅最短,但用时最长,毕十年之功,写完时托翁71岁。从1942年草婴发表《老人》算起,到1997年翻译完列夫·托尔斯泰所有小说,共55年(不包括1997年之后的修订),其中从1964年出版《高加索故事》到1993带着新出版的《战争与和平》去看望巴金,有49年,草婴先生在这49年的时间里一步一步走进列夫·托尔斯泰的作品和内心。草婴先生翻译《战争与和平》的时间比写作的时候还长一些,用了六年多时间完成了120万字的翻译。在真正动笔翻译之前,草婴先生把这个大部头读了12遍,给小说中的559个人物都做了卡片,对每个人物都熟悉到拿起卡片就像见到老朋友。草婴先生在翻译《安娜·卡列尼娜》的时候修改了10次,用4年成了80万字的翻译。他刻意加快了一点进度,因为他想用译稿向托翁去世70周年献礼。45万字的《复活》译本花了草婴4年时间,他把这份稿件献给自己,当作进入古稀之年的礼物。

    列夫·托尔斯泰从发表处女作《童年》开始,就对人的心灵世界表现出超出常人的浓厚兴趣,他认为外部世界的源头是人的内心,个体的内心世界决定了世界的样貌、存在的状态。草婴的父亲行医,常常为贫苦的乡邻义诊,这些在幼年的草婴心中种下了善良与博爱的种子。更重要的是,他们都亲历过战争,并因此都对和平、对和谐有着深刻的理解,对人性有着美好的憧憬。出版《高加索故事》时,草婴41岁。在不惑的年纪,他更知道列夫·托尔斯泰想通过高加索的故事表达什么意图。在开始翻译三大长篇的时候,草婴54岁,他不仅已过半百之年,而且转出了历史的漩涡,再读托翁,草婴更多地、更深刻地读懂了其中的举重若轻。1991年木心说:“我又读了遍《复活》,觉得那是给老年人读的,托尔斯泰写这本书时,七十出头,比我要大些,托尔斯泰的那些思想只有他才有。”我想,在草婴的理解中,木心说的“老人”应该是“成熟的人”,他完全领会了托翁织进每个句子、每个段落的深意,所以他从没有抱怨过作家的絮叨,而且翻译出了作品中所有的阴影和光亮。

    我想,草婴翻译完列夫·托尔斯泰的所有小说,这或许对于他们双方都是幸运的。于托翁而言,有一位中国翻译家视翻译他的所有小说为使命,倾数十年心血深入地了解他、精妙地翻译他、热情地宣讲他;于草婴而言,阅读和翻译这位有世界性、有现代性的俄国文豪,丰满了他的翻译,温暖了他的生命。

    翻译的道路是漆黑的,翻译家留下的文字是光亮的。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河南工人日报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网友评论:

用户名: 认证码: 看不清?点击更换
特别声明:发表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

关于我们 | 广告业务 | 联系我们 |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
Copyright© 2011-2013 HNGRRB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
联系邮箱:hngrrb@163.com 电话:0371-65865763

豫ICP备11015328号-1   河南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01201600003

本网站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

豫公网安备 4101050200221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