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破出租车垄断坚冰
  • 来源:
  • 河南工人日报
  • 浏览次数:
  • 7062 次
  • 时间:
  • 2015-05-19 09:39
  打破出租车垄断坚冰

  义乌模式能否引来“改革东风”


  新华社记者 周竟 朱涵
  冲击处于垄断地位的出租车公司。很多出租车公司名义上管理、服务司机,实际上保险和维修费都是司机自掏腰包,公司只顾收份子钱。杭州市出租车行业协会秘书长许增期算过一笔账,杭州正规出租车公司在每辆车上所得的毛利是每月约2000元,以一个公司500辆车来计算,一年收益达1000万元。“出租车公司不该是暴利,政府需要加大成本的核算,给公司限定一个利润率,超过这个利润的收益要返还给司机。”
  厘清错综复杂的产权关系、承包模式。以杭州为例,杭州有出租车1万多辆,其中1000多辆为个体户所有,其余的控制在77家公司手中,其中绝大多数是民营企业。“最大的阻力来自于产权不明晰。杭州有6种承包模式,包括挂靠、买断、半承包等,十分复杂。要厘清这些利益纠葛很困难,因此改革推动也比较缓慢。”许增期说。一位曾花数十万元买断一辆杭州出租车的“老板”说,他不愿意改革。“我把车子承包出去,每月能收份子钱七八千元,五六年就把成本收回了。改革肯定对我们没啥好处。”
  义乌模式能否搅动“一池死水”
  新政策发布后,义乌各方面都对改革很有期待。陈呈明表示,改革虽然触动了公司利益,但势在必行,他们也做好了心理准备。
  据了解,从5月开始,营运权使用费已经降到5000元。恒丰公司还表示,将会把逐步取消的营运权有偿使用费全部返还给司机。“我们正在考虑司机员工化,取消份子钱,以发工资的形式招聘司机,以稳定司机队伍,提高服务质量。”
  出租车司机钟华聪说,他们欢迎改革。“份子钱减少了,收入就增加了,而且放开数量也是相当于排挤了‘黑车’,对合理竞争有好处。”
 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,杨传堂表示出租车改革已到了关键时期。业内人士分析,义乌此时进行改革,无疑是一剂催化剂。
  许增期透露,杭州目前也已经大致定好了出租车改革方案,现在就等交通运输部的指导意见。“义乌改革勇气可嘉,也让一些迟迟不敢改革的城市增加了动力。”
  “出租车改革破除垄断、让市场发挥决定作用已是必然趋势。”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范柏乃指出。
  不过,专家们表示,义乌改革仍有些瑕疵。许增期说,改革向出租车司机体现的好处还不够多。对于外界普遍关注的私家车能否进入出租车行业,义乌改革方案中也未有提及。业内认为,当前国家法律定性不允许私家车成为出租车,义乌这一县级市的改革自然无法触及。
  天津社科院社会研究所所长张宝义说,义乌改革作为破局之举,还是可能对全国产生很强的示范效应。“互联网叫车公司、打车软件的出现令原有出租车行业的管理面临尴尬、矛盾激化,各地的出租车司机、管理者们都在观望,行业改革已是箭在弦上,在义乌之后,可能会有一些城市选择跟进。”
  “再不改革,行业要崩溃了”
  多年来,出租车行业利益盘根错节,司机罢工、上访等频发,改革之难困扰多地。4月,南京下调份子钱,受到舆论普遍关注。而此次,义乌为何要成为年内首个“动真格”改革的城市?当地表示,已是到了不得不改的地步。
  义乌是国际知名的小商品城,每日外来的采购商就达数万人,常住和流动人口有200多万人。目前,全市共有出租车1300余辆,仅6家出租车公司,已7年未增加数量,远不能适应市场需求。
  当地恒丰出租车公司总经理陈呈明告诉记者,义乌“黑车”多达1万多辆,是正规军的10倍之多。出租车司机何晓东说,他白班的份子钱每天要250元,油费150元左右,如果规矩开车,一天只有四五百元的营业额,根本赚不到钱,所以只能偷偷拼客、挑客,甚至不打表高价宰外地客。“再不改革,行业要崩溃了。”
  义乌市日前公布了《出租汽车行业改革工作方案》,承诺2018年以后放开出租车市场准入和出租车数量的管控,而在2018年前的过渡期,综合人口、经济等因素增加出租车运力的投入。
  按照改革方案,义乌还将取消营运权有偿使用费。今年营运权使用费将从原先的每车每年1万元降低到5000元,明年起开始全部取消。同时降低份子钱,要求出租车公司将降低的费用落实到出租汽车驾驶员,对主动降低“承包款”的经营企业在新增出租汽车投放时给予一定加分。
  此外,未来义乌出租车价格将从政府定价模式向政府指导价、行业定价、协商定价机制过渡,根据市场供求状况和营运成本变化情况,调整出租汽车起步价、公里租价等标准。
  改革明确支持打车平台,“将加快约租、驻点、包车等新的营运服务模式,引导出租车公司推出人工电话召车、手机软件召车、网络约车等多种电召服务方式”。
  改革将触动三大“奶酪”
  改革,远不止一纸工作方案这么简单。义乌市交通运输管理局坦诚,改革受到全国关注,压力非常大。改革方案中提出“要充分考虑改革利益调整的复杂性,预留一定的过渡期”,将分阶段实施。
  出租车改革到底动了谁的“奶酪”?记者调查发现,至少涉及三大方面。
  削减高额的营运权使用费。我国出租车行业兴起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在数量管控与公司化经营之下,相关部门将出租车市场的资源牢牢控制在手中,将有限的指标拍卖给出租车公司,然后再向市场进行竞争式分配,以致民间高呼“政府拿大头,公司拿中头,司机拿小头”的声音,并造成利益冲突不断。在义乌,以往营运权使用费每车每年为1万元,取消后政府直接减少财政收入千万元以上。而在一些大城市,这笔使用费可能高达上亿元。一些城市,一块出租车牌照的价格高达数十万元甚至百万元。一位业内人士表示,义乌之所以肯舍得放下这块“肥肉”,在于该地经济发展较好,且出租车数量较少,“割肉”还不是很心疼。但对多地来说,要完全取消恐怕不那么容易。
  饱受诟病的出租车改革,长期难有实质性进展。近日浙江义乌市大力度推行改革:将有序开放出租汽车市场准入和出租汽车数量管控,实现出租汽车市场化资源配置。
  在今年全国两会上交通运输部部长杨传堂曾表示,出租车改革指导意见或将于今年上半年出台。新华社记者调查发现,一些城市目前也紧锣密鼓地定好了改革方案,目前就等交通运输部的指导意见。
  “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”。作为出租车改革“吃螃蟹”的城市,义乌模式能否撕开出租车改革的口子,引得改革政策“东风”?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河南工人日报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网友评论:

用户名: 认证码: 看不清?点击更换
特别声明:发表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

关于我们 | 广告业务 | 联系我们 |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
Copyright© 2011-2013 HNGRRB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
联系邮箱:hngrrb@163.com 电话:0371-65865763

豫ICP备11015328号-1   河南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01201600003

本网站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

豫公网安备 4101050200221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