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一件钧瓷作品都力争做到极致
  • 来源:
  • 浏览次数:
  • 1728 次
  • 时间:
  • 2019-03-06 09:14

       考学考的是国画专业,到大学后却学了工艺美术专业,毕业后跟着一帮朋友做瓷器、玩泥巴,没想到一发而不可收,一干就是20多年。这些年来,我带领团队刻苦钻研搞发明创造,获得多项国家专利并推广应用,为多家企业节约成本400余万元;创作20余项陶瓷创新作品,产生经济效益近3900万元,为新时代陶瓷产业的创新发展贡献了自己的一点微薄力量。

       我叫刘志钧,正高级工艺美术师,高级设计师,河南省美术馆研究员,先后被授予郑州市劳动模范、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钧瓷烧制技艺市级传承人、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等荣誉称号。2018年12月,我被省总工会、省人社厅联合评为“中原大工匠”。

       我1989年美院毕业后,就职于黄河科技大学工艺美术系;1993年9月,供职于郑州大学新闻系;1996年与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刘富安一起创建刘富安钧瓷工作室,并任副主任、大师助理;2007年5月就职于河南省陶瓷玻璃行业管理协会,任秘书长,同时任河南省陶瓷专家委员会秘书长;2012年任河南省美术家协会设计艺术委员会副秘书长;2013年任中国陶瓷工业协会陶瓷艺术委员会副秘书长。

       什么事都想亲自尝试一下

       我1969年生于禹州市,自幼随父亲学习绘画。我的父亲既是一位画家,又是一位深受传统文化熏陶的知识分子。由于工作的关系,他经常设计一些钧瓷造型。在很小的时候,我就经常随父亲去钧瓷之都神垕镇,对钧瓷有了初步了解。

       我真正接触陶瓷艺术,还要从陶瓷壁画谈起。在我读高中的时候,艺术家尚扬承接了一项巨型壁画设计工程,有九层楼的高度,是当时“亚洲第一大壁画”,在禹州烧制。同时,杨国辛等老师也在禹州参与壁画创作和钧瓷创作。由于热爱绘画,我就经常跑到工坊里,一边请教绘画技法,一边参与到老师的工作中。在这期间,我不仅在美术专业方面受到了尚扬和杨国辛等大师的指导,而且在陶瓷艺术方面甫一入门,就受到了学院派理念的影响。

       年轻的时候我对什么都比较好奇,都想去尝试一下,最想当个画家,觉得无拘无束、很过瘾。我考学的时候,当时的湖北美院不像现在划分那么细,只有美术系和工艺美术系。后来感觉搞设计很有趣、新鲜、好玩,我就由国画专业转入了工业造型设计专业。没有想到在这一领域,一晃干了20多年。

       1993年,禹州钧瓷研究所正式成立,刘富安担任副所长,主持该所的专业技术工作,主抓钧瓷设计和工艺。刘富安是钧瓷界第一个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,与我父亲的学生文国政是好朋友,因此和我也很熟悉。当时研究所里缺一个文笔较好的设计骨干,刘富安前往郑州大学找到我,邀请我回禹州。在“刘富安钧瓷艺术工作室”期间,我担任了工作室的副主任,兼刘富安大师的助手。随后又成为晋佩章先生的关门弟子,晋老先生在钧釉的理论和实践上,给了我耐心的指引和无私的教诲。无论是在做人还是学艺上,晋佩章老师对我都是十分严厉的。晋老用了40多年的时间来研究釉色,将钧瓷釉色之美发挥到极致,跟着晋老我不仅学到了钧瓷技术,更学到了不少为人处世的道理。

       工艺美术一定要实用

       在多年的钧瓷研究中我发现,由于传世宋钧珍稀,当今大众普遍认为钧瓷是一种收藏品,甚至是奢侈品。作为五大名窑之首,人们普遍认为制作“器”会掉价。目前市场上钧瓷作品以陈设、观赏及收藏为主。任何一种瓷器都应当具备“为人所用”的功能性价值,这在钧瓷上往往被人无意识地忽略掉了,这是人们的误区。钧瓷的发展受此局限,很难达到新的高度。

       基于此,我提出了“人文第一,审美次之”的创作观念,即工艺美术首先讲求实用,其次才是观赏性的东西,曲高和寡很难让普通大众接受,故而应该强调“随风潜入夜,润物细无声”。让我感到欣慰的是,近几年来钧瓷也迎来了悄无声息的变化,业界都在积极努力求新求变,以往秉持固守的理念也在和新的社会环境进行磨合,钧瓷设计慢慢地朝着实用器物类的造型延伸。

       在此基础上,我提出了“新钧瓷艺术”的概念,即现代钧瓷要充分借鉴和吸收其他姊妹艺术门类的装饰性特点,如浮雕、绘画、当代陶艺等,来丰富钧瓷艺术的表现形式。

       埋头探索瓷中秘

       钧瓷是中国最神秘的瓷种,其制釉和烧造工艺向来是老艺人的不传之秘,出于对钧瓷魅力的着迷,我决心要在掌握传统工艺的基础上,取得技术突破。

       我在工作岗位上不仅承担了大量的造型设计工作,而且不分白天黑夜待在工作室和窑炉边,用最短的时间跟随陶瓷专家杨文宪、钧瓷泰斗晋佩章等名家学习掌握相关的工艺技法,并通过近20次试验,把传统烧成制度进行了科学优化,不仅节省了9%的能源消耗,更将产品的精品率提高了25个百分点。为解决本地原料的问题,我查阅了130余篇国内前沿的科学资料,从钧瓷原料的精细化加工入手,用60天的时间改进了研磨设备和原材料多次加工工艺,提高了原材料品质,很大程度上解决了钧瓷产品因原材料问题而产生的成品瑕疵问题。与此同时,我为钧釉引入了新的材料,解决了传统名釉“中温鸡血红”中草木灰引起的釉色发黑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 “型为骨,釉为魂”是传统钧瓷的艺术特点,但我认为,仅仅守着传统是没有出路的,钧瓷必须创新。

       我的速写本是永不离身的,有灵感时便把脑海中的形象画出来,遇到好的造型便思考如何和钧瓷工艺结合创作,这些年下来,我累积了33本一手创作素材,每本都有110~160个不等的器皿手绘速写图,189幅规范的陶瓷设计制图稿。

       我不仅要把设计制图做得准确规范严谨,还要追求工艺技法的极致,灌浆、拉坯、手塑、雕刻、浮雕剔刻、镂空、跳刀、旋坯、修坯、铣模、翻模,每道工序和每项手艺都是得心应手,尤其是在钧瓷镂空技艺和钧瓷浮雕技艺、钧瓷跳刀装饰技艺等高难度的工艺技法上,练就了一手的绝活。我设计制作的“志钧盏”系列,运用了新的装饰技法,为行业领先。

       近年来,我的作品连续三年斩获“河南之星”艺术设计大赛金奖,并获得中国工艺美术最高奖“百花奖”金奖、第十届中国陶瓷艺术设计创新评比两项金奖。我荣获国际和国内奖百余项,其中国际奖两项、国家级奖32项,在省级以上刊物发表论文计30余篇,作品20余件被国内外多家博物院及收藏机构永久收藏。我的代表作品还被收录进中学美术教材。

       打破陈规求新材

       我一直这样认为,一件好的陶瓷作品,一定是科学和艺术的完美结合。我带领徒弟们一边潜心学习工艺美术创造设计,一边努力学习化学、材料学、物理学等相关学科知识,并将学到的知识充分应用到工艺设计、加工过程中。我的技术成果两次获得河南自然科学技术奖。我带领工作室和徒弟搞新技术发明,2017年申报发明4项。目前已通过“一种瓷器的胎体”“一种金缮装饰方法及其修复工艺品修复件”“一种复色瓷器的制作方法及其制作的复色瓷器”三项,“一种陶瓷器皿的拉坯工艺”正在审理当中。我曾带领徒弟晋文龙试验传统炭窑烧成,用一小时四十分钟烧成钧瓷,这是目前钧瓷烧制时间最短的,打破了钧瓷烧成时间的纪录。

       陶瓷矿物材料应用中,有个技术“铁律”是“传统钧红釉不可能结晶”,但是我发现偶有成品的釉面存在结晶结构。因此,我对相关的84种钧釉配方,对比筛选了19种,通过57次烧成制度调试,终于在三种配方中发现了明显的铜结晶结构。之后,我对这三个配方展开了对比试验和调配,历时5年,终于研制出艺术釉“金花多彩釉”,这在我国陶瓷界属于独有,也丰富了钧釉窑变釉彩的表现形式。

       有教无类是名师

       在陶瓷生产创作的一线,很多年轻人都愿意拜我为师。同时,我还是多所高校兼职教授,我的弟子中也不乏慕名拜师的院校教师、研究生、留学生。

       我在带徒授艺的过程中,经常强调陶瓷手艺人首先要做一个品德高尚的人。在钧瓷产区神垕镇,我专门兴办讲堂,为培养陶瓷人才不遗余力。截至目前,我的记名弟子共有26名,已经培养副教授两名、工艺美术师两名、助理工艺美术师一名、高级技师一名、各级大师三名。其中,一名徒弟获得全国职业技能大赛第四名,四位徒弟获得省职业技能大赛一等奖,大部分弟子的作品都曾获得过国家级奖项和省级金银奖。

       在传授技艺时,对不同的弟子,我因材施教、因人而异。对生产一线的弟子,我重视其艺术与审美的提升;对来自院校的弟子,则训练其实际动手能力,通过创作实训教授他们创作技巧,积累创作经验;对综合型的弟子,我会指导他们发挥自身的优势,培育特长专项。所以我的弟子在企业中很受欢迎,如郭建民、卫寒冰等已经成为技术骨干,晋文龙、周济慈等也已经能够独当一面,被业内所认可。而来自院校的弟子如郭君健、张睿等,不仅在学业上成绩优异,创作的作品也屡屡获奖。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河南工人日报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网友评论:

用户名: 认证码: 看不清?点击更换
特别声明:发表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

关于我们 | 广告业务 | 联系我们 |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
Copyright© 2011-2013 HNGRRB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
联系邮箱:hngrrb@163.com 电话:0371-65865763

豫ICP备11015328号-1   河南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01201600003

本网站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

豫公网安备 4101050200221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