砥砺钻研成就矿山“大工匠”
  • 来源:
  • 浏览次数:
  • 326 次
  • 时间:
  • 2019-06-12 16:42


       我叫刘广坛,高级技师,现任郑煤集团白坪煤业公司技术主管,“刘广坛大师工作室”负责人。

       扎根矿山30多年来,我用朴实的行动坚守心中的梦想,用执着的追求诠释无悔的人生,从一名普通电工成长为“感动中国十大矿工”“中原大工匠”。我发明了40多项科技成果,其中一项获河南省科技进步一等奖,两项获得国家专利;带出了拥有100多名青工的技术团队,其中一半以上是大专、本科毕业生;40多项技术革新项目成果,在100多家煤矿推广应用,每年创造效益数亿元。

       人要不断地学习,学了就用,用了就不会忘

       1986年,我高中毕业后来到郑煤集团大平矿,在好奇中一脚踏进了让我终身热爱的机电管理专业。现实工作中我发现自己基础差、底子薄,于是一边跟着师傅学,一边报考了机电一体化专业函授学习。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电话还未普及,矿上有紧急事都是通过大喇叭喊。我至今记得矿广播站高喊“刘广坛跑步来调度室,下井处理机电故障”。短短几年,我已经逐渐掌握了常用机电设备的性能、原理、故障排除方法,跑步进入了机电管理方队的前列。

       我还想再进一步,跑到集团公司优秀电工的行列。1989年,我以全矿第一名的成绩参加集团公司机电工技术比武,夺得第三名。

       上世纪90年代初,煤矿机械设备已开始进入科技升级阶段。矿上新进一台MG100/240采煤机,启动器由过去的磁力启动改为真空启动。原有的机电维修技术面临着新的挑战。于是,我借来别人去煤机厂学习时用的图纸资料,不会就问,连续多日废寝忘食地学习钻研,逐渐成为这方面的行家里手。

       2014年,我考取了机电工高级技师资格。

       “人要不断地学习,向书本学,向身边的人学,在实践中学。学了就用,用了就不会忘。”我经常这样说。这种学以致用的态度,一直延续至今。

       搞发明哪有不作难的

       1997年,我被调到米村矿生产科。在井下我发现,炮采工作面刮板运输机经常出故障,致使设备运行出现错误动作,这不仅会造成停产,还是个安全隐患。经过查找分析,我确定是设备遥控器的问题。我当时已经开始接触数字技术应用,经过反复思考突然来了灵感:“能不能发明一个替代品,让那些不会说话无故罢工的机器,按照人的意愿为矿井服务?就叫‘遥信仪’!”一想到在工作岗位上可以干出这匪夷所思的事业来,我就感到血脉贲张,精神振奋。

       可让我始料未及的是:自己“下岗”了!“下岗”后我来到郑州打工,虽然离开了煤矿,但是“遥信仪”一直萦绕在我心头,一有时间我就频繁光顾新华书店,从中汲取知识。

       2000年,矿上通知我回矿调度室上班,负责机电技术管理。在调度室那几年,我有时间集中学习,研究“遥信仪”有了很大进展。

       2005年冬天的一个晚上,我在进行耐高压试验,连续两个小时试验都很正常。凌晨3时,丝丝喜悦很快被沉沉的倦意替代。刚躺下一会儿,就被剧烈的“噼噼啪啪”声惊醒,原来实验室着火了。火被灭后,我发现房顶、墙、地都被熏黑了,就连我也成了黑人,除了眼睛、牙齿是白的,像刚下了一班井上来似的。看着被烧毁的价值几万元的设备,我当时就蒙了,担心被矿上开除。

       “做试验哪有不失败的,设备烧毁了,矿上再给你买。”十几年过去了,矿领导鼓励的话犹在耳畔。经过四年多不懈努力,我在研究遥信仪的基础上终于研发出“数字遥讯器”,现已在全国100多家煤矿投入使用,为安全生产发挥了积极作用。这是我的第一个发明,也是我获得的第一个国家专利,它更像是一个开启我创新发明模式的按钮。

       2007年年底,我被调到白坪煤业公司。2010年我在井下发现,运输机开停信号还是用摆动矿灯、人力喊话的原始手段,存在着极大安全隐患。当时我就想,能不能利用矿灯发出无线信号,遥控运输机呢?在公司和科室领导的大力支持下,我与同事一起制订方案,利用国际上最先进的Zigbe技术原理进行研发。因不懂英文,我就请同事将资料翻译为中文。研发过程漫长而艰苦,经过不懈努力,我攻克了一个个技术难关,最终发明了“YSTK—I型可移动式运输机停(开)控制器”。这项发明填补了国内该领域的一项空白,获得国家专利,不仅在郑煤集团推广应用,还推广到义煤集团、焦煤集团和山西晋中集团公司等50多家煤矿,每年可为社会创造效益数亿元。

       2013年,我在井下发现,传统的综采工作面供电系统存在很大的弊端,直接制约着煤矿安全生产。我就想,能不能改造一下,把设备撤到巷道外面,在巷道内仅用开关进行操作。于是,我开始搜集大量资料,研究远距离供电方案的可行性。在技术攻关的关键阶段,我干脆把实验室搬到了家里,常常钻研到凌晨三四点钟,端过去的饭菜,热了好几次都顾不上吃,人瘦了十几斤。经过反复演算,我用一年时间完成了综采工作面远距离供电供液系统设计。该项目每年可为企业节约资金1000多万元,不仅获得省级科技成果一等奖,还获得国家专利。目前,这项发明成果在郑煤集团及其他企业被广泛推广应用。

       发明的成功,使我的创新热情愈发高涨,紧紧围绕煤矿安全生产我又先后发明了无线网络控制器,能在平地控制井下任何一台电气设备的启动与关停,节省了劳动力,保证了安全运行;设计了水泵智能化自动控制器,代替了人工操作,减少了劳动力投入,提高了功效;制作了井下机载瓦斯电源不间断控制装置,在瓦斯超过设定数值时自动断电,保证了矿井安全生产。

       多年来,我围绕煤矿生产实际,不断解决在工作中发现的问题,取得了40多项技术革新项目成果,不少成果都应用到矿井安全生产中,产生了很好的社会和经济效益。

       “搞发明哪有不作难的,但看到这些发明对矿上有用,能省好些钱,值!”这是我经常对同事们说的一句话。

       传承中砥砺匠心

       过去说,教会徒弟饿死师傅,我不信这个。井下有什么问题,只要他们能解决就不会影响生产,这对企业是好事。他们通过提高技术,本人待遇也提上去了,在城里买得起房,生活得到了改善。这样,我为企业培养了人才,他们又学到了技术,我也有了时间,一举多得,这叫多赢。这些年来,我将培训育人、传承技艺当成自己的使命,一批又一批年轻人在学习中不断成长,逐渐成为矿上的中坚力量。

       雷莉涛是白坪煤业公司综采预备队机电班班长,刚参加工作时连图纸都看不懂,我就手把手一遍遍不厌其烦地教,让一个半路出家的外行,对机电技术从不懂到懂再到熟练掌握,最终成长为技术骨干,挑起了该队的大梁,并在集团公司举办的技术比武中脱颖而出,获得三等奖,还代表河南省参加了全国综采维修电工技术比武。

       欧亚伟,西安科技大学研究生毕业,来到白坪煤业工作后主动拜师、潜心学艺,在我的精心指导下,短时间内就全面掌握了综采工作面机电设备性能。后来,因为家庭原因离开了白坪煤业公司,但正是那两年的学习,让他回到西安后,很快应聘到西安某区古城墙改造办公室,负责声光电控,月薪万元。

       姬亚强,白坪煤业综采队副队长。由于最初学的是采矿专业,转学机电有些吃力,我就针对他“量身定做”了一套学习方案:从实操检修延伸到理论知识。这种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方式,让姬亚强很快接受并成功理解运用。

       张向威、梁海峰……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我的学习团队。2013年,白坪煤业公司成立了“刘广坛大师工作室”。如今每周一、周三下午下班后,我都会为青工们义务授课。近几年来,我已举办培训班30多期,培训职工500多人次,一批批技术骨干在我的培养下走上了班组长、科队长管理岗位。

随后,我们又依托车间和区队,建立了两个维修创新基地。矿上还专门下发文件,由我担任机电设备维修鉴定专家小组副组长,对所有设备的维修严格把关,能够内部修理的绝不外部修理。

       近年来,“刘广坛大师工作室”累计完成小改小革273项,依靠科技进步创效达8600多万元,有力助推了企业脱危解困。

       如今,跟着我学习的职工也有了自己的发明,综采队机修车间班组长薛东强就是其中的佼佼者。由他自主设计制作的水槽折板机,改变了以往制作一个水槽需要先做一个模具的费时费力费料的现象,只需量好尺寸,按下按钮,就可轻松制作水槽。他的另一项革新发明是一种小巧的翻碴机,能将煤碴升到两米多高的位置进行自动翻倒,有效减轻了职工劳动强度,提高了工效。

       近几年,不断有人找到我,许以高职务甚至几十万元的高薪。煤炭行业形势不好时我确实心动过,可最终还是坚定地留了下来。这些年来,白坪煤业公司给予我每月2000元津贴,支持我搞创新发明,这让我有了安全感和归属感,我在煤矿发明创新的劲头更足了。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河南工人日报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网友评论:

用户名: 认证码: 看不清?点击更换
特别声明:发表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

关于我们 | 广告业务 | 联系我们 |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
Copyright© 2011-2013 HNGRRB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
联系邮箱:hngrrb@163.com 电话:0371-65865763

豫ICP备11015328号-1   河南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01201600003

本网站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

豫公网安备 41010502002213号